當前位置: 芒果小說 都市爽文 都市巔峰強少 第27章 巧合?陰謀?

《都市巔峰強少》第27章 巧合?陰謀?

 秦宇,秦家大,家族的繼承人,整日里無所事事,不學無,整個就是一紈绔子弟。以前,他爹在的時候還行,可自從秦博海失蹤之后,秦宇的好日子就到頭了,連秦皓都敢揍他,在學校更是變了小綿羊,誰都欺負。

 可就這樣一個過氣兒的紈绔大,竟然一腳就把忠伯給踹飛,都吐了,這得是什麼實力?要知道,整個秦家,除了秦老爺子以外,就屬忠伯的功夫最高了。明勁三重,只差一點點就進暗勁層面,可以說暗勁之下最強的人了,卻被秦宇輕輕松的給撂倒了。

 秦宇這一腳石破驚天,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鎮住了,一個個不敢置信的看著秦宇,心里想的和忠伯一樣,他真的是秦宇?啥時候學的功夫,咋這麼厲害了?

 “哼,還有誰看我不順眼?”秦宇環顧四周,如刀子一般的眼神,讓秦家所有人都垂下眼瞼,徹底被他的桀驁不馴給鎮住了。

 這家伙,不按套路出牌,還是惹為妙。有老爺子在,還怕他翻上天去?

 “沒有啊?那我可走了?”秦宇不屑的冷哼一聲:“什麼秦家,一群廢。”

 “站住!”秦老爺子終于忍不住了,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,高竟然高達一米九,雖然老邁,軀卻依然拔,只是堅持了幾秒鐘,就忍不住捂住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 秦宇轉回,懶洋洋的問道:“老頭,你也要對我手嗎?我看你還是歇歇吧,都要死的人了,還逞什麼強?”

 “逆子!”秦老怒了,須發皆張的瞪著秦宇,猛然一頓拐杖,大喝道:“人,把這個忤逆子給我拿下。”

 秦豪江就等這句話呢,趕忙站起來,大聲道:“來人,快點來人。”

Advertisement

 屋屋外的,迅速跑進十幾個材高大、壯碩的保鏢,一個個膀大腰圓,虬結,看起來孔武有力。

 “把秦宇給我拿下。”秦豪江怒指秦宇道。

 呼啦一聲,眾保鏢就把秦宇給圍上了,一個眼神,四個男子同時沖了上去,一個撲倒抱,一個背后摟腰,另外兩個捉住秦宇的胳膊,想要反擰背后。這一套活兒下來,就是忠伯這樣的高手都得乖乖的就范。

 可是,秦宇的兩只胳膊就像是銅澆鐵鑄的一般,本就擰不,兩個大漢把臉憋得通紅,可秦宇依舊紋

 “滾!”秦宇的胳膊一抖,兩個大漢就忍不住騰空而起,摔倒在秦老的面前。接著,秦宇反手抓住背后抱腰男子的頭發,扯著頭發一彎腰,男子就從秦宇的頭頂飛了出去。

 眨眼間,四個大漢就剩下一個抱的了,四周圍觀的保鏢哪還敢托大,一擁而上,下一刻,伴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,一個個男子凌空倒飛而回,比之前那三人落敗的速度還快。

 “喂,你想抱到什麼時候?”秦宇低頭問道。

 男子一怔,手不由得松了松,接著,他就被一腳踢飛,在地上出好幾米遠才停下。

 這下,所有人都被驚呆了,這秦宇啥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?怪不得會給家族惹來這麼大的麻煩,這實力和麻煩是正比的呀。

 秦宇撣了撣腳面上不存在的灰塵,整理了一下襟,慢慢走到秦老的面前,淡淡道:“老爺子,雖然名義上我是你孫子,可你啥時候把我當你孫子了?我在家里、外頭被人欺負的時候你沒看見,現在到我欺負別人了,你反倒看見了,我想問一句,我爹是你親生兒子嗎?”

Advertisement

 一番話,說的秦老啞口無言,四周的秦家人也都默不作聲。這些年他們是怎麼對待秦宇的,心里可都清楚得很,可誰會想到,咸魚竟然也有翻的時候。

 “秦家,是你們的秦家,我連片瓦都不要,我干什麼也不到你們來管。哼!”秦宇冷哼一聲,轉就走。

 他借用了秦宇的,但骨子里還是修真界的秦宇,對這個秦家,他沒有半點的親,對秦老爺子,更談不上尊敬。在他眼力,他們和陌生人沒什麼區別,甚至還不如陌生人親切呢。

 “等一下!”秦老的聲音有氣無力,仿佛一瞬間蒼老了許多,無力的坐下去,嘆息道:“帶上屬于你的東西,走得越遠越好,再也不要回來了。”

 “我的東西?”

 秦宓的神黯然,在一旁道:“你肯定連你自己的房間都忘了吧?我帶你去吧,你的車鑰匙,還給你。”

 這丫頭,這就開始跟他劃清界限了,之前的好,此刻也都然無存了。

 秦宇也很好奇,就跟在秦宓的后上了樓,在一個房間門口,秦宓推開門,冷冰冰道:“進去吧,這就是你房間,把屬于你的東西都搬走,要不然也是扔。”

 秦宇就像沒聽見似的,緩緩走進這間屋子,屋的擺設很簡單,一張大床,對面是電視墻,上面掛著一個54吋的晶電視。門旁是一個大柜和一個電腦桌,床頭柜的一旁,是一個簡約書架,上面擺著一些翻破皮的書籍。

 秦宇的眉頭鎖,這個房間竟然給他一種似相識的覺,就像是曾經在夢里見到過一般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難道,是這個世界的秦宇留下的記憶要蘇醒了?

 忽然,秦宇瞪大了眼睛,上前幾步,把床頭柜上擺著的一個相框抓起來,滿臉的不可思議,就跟見鬼了一般。

Advertisement

 照片上有兩個人,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,和一個只有十歲左右的小男孩,在海邊沙灘上的留念。小男孩雖然年紀不大,但依稀還能看出,正是小時候的秦宇,而那個三十多歲的男子,眉宇之間與秦宇有幾分相似之,而他的份也已經呼之出了。

 “這張相片,是你十二歲的時候,和大伯在海邊游玩的時候拍的,還是我親手幫你們照的呢。”秦宓不知什麼時候來到秦宇的背后,見他著照片出神,才解釋說道。

 “他……他是我爹?”秦宇瞠目結舌的問道。

 “嗯,你爸爸秦博海,我爸爸秦豪江,是親兄弟。”秦宓的神一黯,幽幽道:“大伯失蹤五年了,就留下這一張照片,你要是走了,就把它帶上吧。”

 此時,秦宇的心波濤洶涌,懵了,徹底的懵了。秦博海,竟然和他在修真界的爹一模一樣,而他和這個世界的秦宇也一模一樣,這真的是巧合?在看到這張相片的時候,他就有了一種錯覺,好像自己原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秦宇,可自己明明是在修真界長大的呀?

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這里也有一個老爹和我?自己又為什麼那麼巧的來到這里,為另一個秦宇?

 巧合?謀?秦宇腦子里一片混,快漿糊了。

 “大哥,你怎麼了?”秦宓被秦宇給嚇壞了,他的臉青紅不定,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照片,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麼。

 秦宇忽然轉過,問道:“我爹失蹤了?有線索嗎?”

 “沒有,大伯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一點線索都沒有。”

 秦宇不再詢問了,抓著相片就跑了出去,可到了樓下,卻發現秦家眾人都已經散了。上前一把抓住一個收拾屋子的傭人,秦宇大聲問道:“我爺爺呢?”

Advertisement

 “啊!老爺……老爺回房休息了。”

 “爺爺的房間在哪兒?”

 “在,在后院……”傭人被嚇壞了,秦宇的眼神好嚇人,不會要對老爺不利吧?

 “秦宇!”秦宓在樓梯上大一聲,隨其后的跑下來,張道:“你想干什麼?我警告你,爺爺是我的爺爺,也是你的爺爺,你可不能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來呀。”

 “你想什麼呢,我就是想問問爺爺,老爹當初是怎麼失蹤的,他肯定知道一些線索。”

 “爺爺?你肯爺爺了?”秦宓很驚喜,一把抓住秦宇的手,道:“跟我來,我這就帶你去見爺爺。”

 看到兩人聯袂跑出去,傭人趕放下手里的活計,拿起電話匯報:“不好了二爺,大去后院找老爺了,兇神惡煞的……喂,喂喂?”

 電話里已經沒了聲音,傭人無奈的放下電話,喃喃道:“希還來得及,大今天是怎麼了?好像得了失心瘋似的。唉,從小就沒了娘,五年前又沒了爹,真是個可憐的孩子。”

 別墅的后院是大片菜地,一棟不大的破舊老宅,孤零零的矗立在田間地頭。房子的左側是一大片竹林,一條人工開發的小河,與大江連接到一起,一直綿延到遠

 秦宓帶著秦宇徑直來到老宅前,攔住要闖進去的秦宇,深吸口氣,平穩了一下急促的呼吸,乖巧的道:“爺爺,秦宇大哥來看你了。”

 “咳咳咳……”房間里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,不一會兒,臉蒼白的忠伯推門走了出來,眼神復雜的看了秦宇一眼,讓開道:“進去吧。”

 “把你的手給我。”秦宇淡漠的說道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複製如下連結,分享給好友、附近的人、Facebook的朋友吧!
複製鏈接

問題反饋

反饋類型
正在閱讀: